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人妻小说  »  艰难的一顿饭
艰难的一顿饭

艰难的一顿饭

「我回来了~ 妈妈!」随着声音的响起,洋洋也跟着走了进来。

  「是洋洋回来啦?快洗洗手准备吃饭吧!」一脸媚意的舅妈脱离了我的魔爪,快步的走出了厨房。红彤彤的脸上透出了浓浓的春情,伸手接过了洋洋的书包,不过年龄还小的洋洋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。

  「好的,妈妈!」已经换好了拖鞋的洋洋朝着洗手间跑去。

  我端着舅妈做好的菜走了出来,像舅妈打了个眼色,舅妈害羞的看了我一眼,朝冰箱走去,里面有我们今天下午准备的舅妈的晚餐。为了掩盖那装了大半杯精液,大便和经血混合物的杯子所发出的腥臭味道,下午我是想尽了办法也没辙。

  最后,还是舅妈想了个好办法,用臭豆腐乳来掩盖。至于到时候洋洋要问的话,就说那是舅妈的药就好了,反正洋洋最怕打针吃药,相信这么说了以后,他是一定不会想尝试的。

  我坐在餐桌旁,带着淫荡的笑容看着舅妈,舅妈风情万种的白了我一眼,打开了电视,调到了少儿频道。哈,她一定是不好意思,想转移洋洋的注意力。

  「妈妈,我洗好了!」洋洋一听到少儿节目的声音,立马跑了出来,一屁股椅子上,就一眼不眨的盯住了电视。直到舅妈把饭递到他面前,才把眼睛收回来,看了桌上的菜一眼。

  「妈妈,那是什么?这么颜色怪怪的?」洋洋一眼就看见了舅妈身边的那杯精液,大便和经血混合物。

  「那……那是妈妈的……药。」鼓着勇气说出这句话的舅妈的脸,直接红到了耳根子,说完还不忘「狠狠地」白了我一眼。

  「洋洋,那是你妈妈的药,你要不要尝尝啊?」收到了舅妈的白眼,我心里大大的爽了一把,就想再捉弄一下舅妈,说出了舅妈最怕听到的话。果然,舅妈一听我这样说,脸色一下就紧张起来,也难怪,要是洋洋真的尝了,就算现在小,不知道那是什么味,不过舅妈。试想想自己的儿子吃了自己的经血和大便,里面还有自己侄子的精液,不管任何女人可能都不能接受吧。

  「我才不要尝呢,我最讨厌吃药了!」洋洋听我让他吃药,立刻把头摇的像拨浪鼓一样,再也没有看那个「药」一眼。见洋洋这么说以后,我明显的听到舅妈出了一口气,接着再一次白了我一眼,给洋洋夹起菜来,边夹还边说「洋洋乖,没生病就不吃药,别听你表哥胡说!」洋洋的注意力已经又被电视里的动画片吸引了,估计也没听舅妈说什么,只是「恩」了一声,就不再说话。

  我笑嘻嘻的看着舅妈,用嘴朝那杯混合物努了努,示意舅妈快点享用。舅妈看到了我的示意,翘起了小嘴,娇媚的看了我一眼,缓缓的端起了杯子。那勾人的眼神让我又想起了下午在浴室里的激情,一股凌虐的情绪升起,一个坏点子在我脑里成形。

  「舅妈,医生不是说用那个药拌饭服用,效果最好吗?」我坏坏的说着。舅妈端着杯子的手都已经靠在嘴边了,听我这么一说,明显的楞了一下,不知所措的看着我。脸上闪过一丝犹豫和挣扎。任谁要用这杯精液,大便和经血的混合物拌在饭里吃的话,可能都会犹豫吧!毕竟要一股脑的喝下,还是可以做到的。但是混在饭里,一口一口慢慢吃下去的滋味,我想谁也不会愿意尝试的。不过现在也由不得舅妈了,因为洋洋已经被我的话所吸引,把头转了过来,正目不转睛的看着他妈妈,脸上的表情写满了同情,他大概觉得妈妈这样吃药,很痛苦吧。舅妈脸上的表情一阵变换,我知道她正在做着激烈的心里挣扎,大概她想不到我会这样让她把这些混合物吃下去吧。

  (城城真讨厌,居然让人家把这些东西这样吃下去,实在是坏死了。不过为什么只要一想到要当着洋洋的面,把这些东西吃下去,我就会兴奋异常呢?啊,我真是一个淫荡的女人!城城,既然你想舅妈那样吃,舅妈就吃给你看!)只听舅妈深深的呼出了一口气,一双勾魂的眼睛动情的看着我,我就知道舅妈已经做出了决定。果然,舅妈把杯子里的混合物倾倒在碗里,白白的饭上淋上了一层红黄相间,就像咖喱一样浓稠的黏液,舅妈抬起头,一边看着我,一边用筷子搅拌着,白白的米饭顷刻就被污染了。坐的稍近的我,甚至已经闻到了从舅妈饭里传来的阵阵腥臭味。

  「是啊,医生是这样说的,谢谢城城你提醒我了,不然医生要是知道我没有按他的吩咐吃药的话,一定会生气的。」听着舅妈一语双关的话,我心满意足的笑了。

  趁洋洋转过头去看电视的空挡,我把脚升到了舅妈的小腿边轻轻的碰了一下,舅妈妩媚的看了我一眼,伸手把我的脚拉进了她的裙子里。我用脚踩在舅妈的大腿上,用大脚趾夹着舅妈的屄毛轻轻地拉动着。舅妈浑身一个激灵,看我的眼神更是要滴出水来。

  受到了轻微刺激的舅妈端起了碗,用筷子夹起一小团饭变了颜色的饭,慢慢地放进小嘴里咀嚼起来。微微蹙起的眉头,说明了味道并不怎么样。看着舅妈一小口一小口的直至吃完,我的鸡巴已经硬的就像钢铁一样。

  「妈妈,我吃完了,我出去玩一会。」洋洋的声音在我听来犹如天籁。舅妈大概也是知道了我的情况,微微瞟了我一眼,就让洋洋出去了。

  等到洋洋一出门,我一把就把舅妈拉了过来,迫不及待的脱下裤子,把舅妈按坐在餐桌下,涨的发痛的鸡巴就在舅妈的嘴巴前摇晃,马眼中已经渗出了一丝丝乳白的精液。舅妈抬起头,用淫荡的眼神看着我,一边用手抚弄着我的蛋蛋,一边用舌头舔着我的龟头,舌尖从马眼扫过,勾起一丝晶莹,接着张开小口,把我的鸡巴吞了进去。我只感觉鸡巴上一阵温暖传来,再也顾不得许多,抱着舅妈的头,就像操屄一样的猛干起来。可能是我插的太猛,舅妈发出了一阵阵的干呕声,小手使劲的想要推开我,我可不管那么多,任然猛干着。

  只听「喔哇!」的一声,整个鸡巴都传来一阵潮热的感觉,低头一看,原来舅妈被我插的把刚才吃下去的拌饭吐了出来,一阵酸腐臭味传出,更刺激了我的神经,我猛的把鸡巴往舅妈的嘴里一捅,在我肉眼的观测下,舅妈的喉咙一下就粗了一圈,在猛的往外一拔,那些拌饭就顺着我拔出鸡巴的瞬间,从舅妈的嘴里喷了出来。舅妈大口的喘着粗气,泫然欲滴的眼睛看着我,神情依然是那么的风骚。

  「坏城城,你差点憋死舅妈了,你这个小坏蛋!人家好不容易吃下去的,现在又被你给弄的吐出来了,嗝!你说怎么办嘛!」好不容易喘过气来的舅妈打了我一下,一边说完还打了一个嗝。

  「好老婆,谁叫你那么骚呢?刚才洋洋在真实憋死我了。快,继续,吐出来的就算了,一会我喂你更爱吃的!」我压着舅妈的头,使劲的挺动了一下我的鸡巴,涨的鸡蛋那么大的龟头上,还粘着一些饭粒。

  舅妈大概也知道我憋的难受,轻轻的笑了一下,也不再多话,又张口把我的鸡巴含了进去。我抱着舅妈的头又是一阵耸动,直把舅妈插的翻起了白眼。十多分钟后,我终于感觉到射精的冲动,舅妈也感觉到我快射精,眼睛动情的望着我,用双手死死抱住了我的屁股,嘴巴紧箍,舌头在嘴里死命的舔着我的鸡巴。

  「啊……宝贝……骚货……啊……骚舅妈……来了……啊……我要直接……射进你的胃里……啊……」随着我的怒吼,插在舅妈嘴里的鸡巴一阵阵挺动,每挺动一次,我就能感觉到自己射出了一股精液。鸡巴挺动了八次,可想而知我射了多少,实在是太舒爽了。舅妈的喉头吞咽着,一只小手还轻轻的搓捏着我的蛋蛋,恨不得挤出我所有的存货。射完精的我,并没有把鸡巴抽不来,而是让鸡巴继续插在舅妈嘴里,享受着舅妈小嘴的温存。

  「啊……小骚货……骚舅妈……你的小嘴好爽,啊……舔的我都想尿了……骚屄,想不想喝点饮料?」我问道。由于嘴里插着我的鸡巴,舅妈不能说话,不过紧紧抱着我屁股的小手和那一眨一眨的眼睛回答了我,我酝酿了一下,小腹微微用力,鸡巴就这么插在舅妈的嗓子眼里尿了起来。

  「咕嘟咕嘟」的吞咽声传来,舅妈娇媚的看着我,好像在诉说我尿液的美味,这是一幅多么淫荡的画面啊。

  当我尿完后,看着舅妈的胃明显的鼓了起来。把鸡巴从舅妈的小嘴里拔出,舅妈就打了一个长长的「尿嗝」,一股尿骚味从她的嘴里传出来。

  「小坏蛋,这下你满足了吧?」舅妈靠在我的大腿上,小手轻抚着我的蛋蛋,腻腻的说道。

  「嘿嘿,暂时是满足了,不过晚上还要看你的表现咯!」看着羞怯淫贱的舅妈,我在心里幻想着晚上该怎么样来玩弄她。舅妈大概也猜到了晚上会很不好过,娇美的脸上泛起了一阵阵的红晕。

  夜,怎么还不来临。

  【完】